当前位置:首页 > 财经资讯 > 正文

劳动人口首次下降的原因(十组数据对比看懂七普人口)

人口普查十年一次,万众翘首以待的七普人口数据正式公布了。人口数据之所以备受关注,是因为人口是宏观经济研究中确定性最强的变量,直接决定未来经济走势,重塑商业模式。而且趋势一旦形成,基本无法改变,无论是放开三孩还是全面放开生育。因此,对人口摸底十分必要,洞悉人口大势,并应全力采取措施,解决“一老一小”问题。当然,更重要的是应对这种结构变化带来的系统性影响,特别是人口断崖式下滑所造成的冲击。

总人口继续增长,但人口增速明显放缓:14.12亿 VS 13.40亿;0.53% VS 0.57%。

2010年总人口为13.40亿,2020年14.12亿,人口总量继续保持增长。但增速明显放缓,前10年年平均增长0.57%,近10年年均增长仅为0.53%,预计未来还会持续下滑。因为想改变人口趋势几乎是不可能的、徒劳的,按照这一趋势,总人口峰值越来越近,拐点即将到来。根据联合国之前的预测,印度人口预计到2027年左右超过中国,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,中国的人口总数预计会在2029年达到峰值,约14.42亿人,之后人口会逐渐下降,预计到2100年,中国人口将会降低到10.65亿人。

人口性别结构持续改善:105.07 VS 105.20;111.3 VS 118.1。

总人口性别比为105.07,较2010年的105.20略有降低。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1.3,较2010年下降6.8,总体性别结构明显改善,但出生人口中还是男多女少。

家庭小型化、少子化越来越明显:2.62人 VS 3.10 人。

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2.62人,不足3人,家庭规模不断缩小,确实有单身族、空巢家庭等新型家庭越来越普遍的原因,但主要原因还是出生率低。1987年出生人口达到2550万人的高点之后,便一路下行,2019年中国新出生人口1465万人,出生率1.05%,是1961年(三年自然灾害)以来的最低值。

结婚率持续下降,生育率低于警戒线:813万对 VS 1347万对;1.3 VS 1.18。

2013年,中国结婚登记对数达到历史顶峰的1347万对,此后一路下滑,2020年结婚对数813万对,同比下降12.2%,结婚意愿下降,单身经济盛行。2000年五普我国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为1.22,2010年六普下降到1.18,2020年七普由于“全面二孩”政策实行,为1.3,但仍低于警戒线1.5,更是远低于国际认可的人口均衡所需的正常更替率2.1。低生育率还有自我强化效应,参照韩国和日本经验,跌破生育警戒线,掉入“低生育陷阱”后,持续了20-30年,必须提前预见并做好应对。

劳动力人口占比持续下降:63.35% VS 70.14%。

从年龄构成来看,纺锤形两头的少儿人口和老年人口占比都在上升,但中间的劳动力人口比重在下降。其实从2012年劳动力人口首次出现下降,2018年就业人员首次下降,2019年较上年下降了89万,人口红利持续消退。特别是随着80后一代婴儿潮红利过后,劳动力人口将大幅下滑,其中的问题值得高度关注。

深度老龄化快速到来:13.50% VS 8.87%。

按照国际惯例,65岁以上人口达到7%为进入老龄化,达到14%为深度老龄化,达到20%为超级老龄化。2010年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8.87%,中国刚进入老龄化社会,2020年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13.50%,即将进入深度老龄化,预计2030年进入超级老龄化。从老龄化到超级老龄化,中国只用了30年,老龄化进程十分迅速。而美国1950年老龄化,2015年深度老龄化,2030年超级老龄化,整个过程用了65年,有充足的时间备老,应对老龄化。

未来5到10年还要为即将带来的人口塌陷做好准备,人口红利正在加速消失。因为1966年到1974年是中国人口第一次人口高峰,大概有2.94亿人出生,这个群体会在未来五六年里逐步步入老龄化,大概有接近3亿人突然进入老龄化,这对未来经济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未富先老,养老问题值得关注:800美元 VS 1万美元 ;1万美元 VS 2万美元;2万美元 VS 4万美元。

通常进入老龄化社会时,西方发达国家人均GDP 1万美元, 中国只有800美元;进入深度老龄社会时,西方发达国家人均GDP 2万美元,中国约1万美元;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,西方发达国家人均GDP 4万美元,中国约为2万美元。中国未富先老,养老问题必须破局。可参考美国延迟领取养老金、早减晚增的做法。

大学文化程度占比:15.47% VS 8.93%,受教育程度明显提升。

每10万人中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由8930人上升为15467人,将近翻了一倍,工程师红利不断凸显。但也要看到整体受教育程度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大学(含大专)文化程度人口占比为15.45%,高中(含中专)文化程度的人口占比为15.09%,合计超过30%,也就是还有近70%的人口在高中以下文化程度。这和我们之前统计的数据差不多,从1977年恢复高考到现在,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累计人数占比占到我们总人口数量不到4%,普通本专科人数占到总人口数量不到7%,很多人看完后都会大吃一惊,这就是典型的幸存者偏差。

人口向东部城市群聚集:39.93% VS 37.78%。

人口区域分化也越来越明显,东部地区人口占39.93%(+2.15个百分点),中部地区占25.83%(-0.79个百分点),西部地区占27.12%(+0.22个百分点),东北地区占6.98%(-1.20个百分点)。中西部人口变化相对平稳,东部和东北形成鲜明对比,人口进一步向东部发达城市群聚集,快速从收缩性城市流出。

新型城镇化大幅超额完成目标:63.89% VS 49.68%。

2000年城镇人口比重为36.22% 2010年为49.68%,2020年为63.89%,比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%左右的目标还要高出3.89个百分点,新型城镇化进程加速推行,大超预期。这也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点,向城市群、都市圈深化。

有话要说...

最新文章